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滴水藏海

一个个人修炼的空间

 
 
 

日志

 
 

“福”字的本相  

2010-12-28 09:21:39|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字的惊天秘密

《第一百零四夜:福的本相》

 文/王相山
  

    今天是农历九月十九,观音菩萨的出家日。路过罗什寺,朝里望去,善男信女早已烧香祈福了。每逢初一、十五,佛祖们的生诞,各种纪念日,寺院的香火就格外地旺盛。香客希望佛祖能够为自己带来平安、财富、事业、健康和家庭幸福。但现实却是极其残酷的。因为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并不灵验!有人信了一辈子佛,烧了一辈子香,却从来没见福临门前。不如意的依然不如意,倒霉的依然倒霉,穷的依然在穷。古如是,今也如是。难道是心不诚?不是,好多人虔诚的就差把心剜给佛了。庙不灵?也不是,如今虽然生态污染严重,很多和尚道士早已善根不再,但还是有不少佛道宝刹经历代高僧高道多年加持,灵透九霄。

    信佛的如是,不信佛的也如是。我们起五更,睡半夜,辛勤工作,努力求取,梦想着生官发财,平安幸福,但官来时牢灾也来,财到时祸也相随,梦想健康的偏偏病在床上,追求平安的偏偏灾祸连绵。个人如是,自然也如是,地震,海啸,台风,暴雨,车祸,泥石流,矿难,频繁发生。人心乱则灾祸多。别人怀疑,我也怀疑,这人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问题的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解铃还需系铃人。要祈福,求福,渴望幸福,就要先从“福”字本身寻找答案。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古人造“福”的本相到底是什么呢?

    “福”是形声字,这是常识。从示,“畐”声。“畐”是“腹”字的象形,上象人首,“田”象腹部。腹中的“十”字架,表示充满之义。如此看来,单看“畐”,吃饱肚子即为福了。但人要吃饱穿暖、福禄寿全才叫福啊,《韩非子?解老》就说:“全寿富贵之谓福。”《礼记?祭统》“福者,备也。备者,百顺之名也。”可见,古人视富贵寿考等齐备才为福。但一个字不可能装下这么多的意思,必须用最基本的“吃饱穿暖”代表福。穿暖靠衣,古人造字,应该让“畐”从“衣”字旁,才是吃饱穿暖的基本意思啊,为何从了个“示”字旁,《苍颉篇》、《华严经音义》皆曰:“示,现也。”仅仅吃饱了个肚子,身上还无寸布遮羞,就显露显耀显显眼显形的不行了呢?难道是古人造字造错了,绝非如是,古人造字必有古人造字的秘密。

    这秘密就在“示”字旁上。甲骨文中,“示”就是祭台的象形。所以凡“示”字旁的汉字都与祭祀、礼仪有关。那么,古人拿什么祭祀呢?就是食、礼、酒、脯四样东西。祭神明的酒叫“福酒”,祭神明的干肉叫“福脯”,祭神明的供品叫“福礼”,祀神明的食物叫“福食”。按说,这四样东西,在古人的生活中都是最珍贵的,但其中最最珍贵的东西是酒,甚至比黄金还珍贵,因为他的制作工艺最复杂,最麻烦,是人花心思最大的,用心最多的。一句话,酒用心酿也。我忽然明白了,那个象“腹”的“畐”字,它里面装的是酒。“福”字在甲骨文中,就是一个“两手捧酒献于祭台之上”的会意字,是人们祭祀神佛祈祷得到福报的意思。这解释没什么异常啊?几千年来,我们都是这样做的啊,烧香拜佛,祈祷上天索取福报啊!但千百年来,我们芸芸众生都在“两手捧酒献于祭台之上”卡壳了。我们知道“福”是会意字,但并没有真正领会古人造字的本相。就象我们听一首美妙的天籁之音,只听到了音乐本身,没有听到玄外之音,一切的音乐都源于大自然的声音啊。

    祭台之上有神明。既然在古代,酒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比黄金还珍贵的东西,自己不享用了,干嘛要献给神明呢?有了献的食礼酒脯,就是有福了啊,还求什么神明呢?难道是人生来贪心不足,欲壑难填?不是,古人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献出去叫什么?不就叫“奉献”吗?古人造“福”的真正含义,“两手捧酒献于祭台之上”,不是让你去“索取、索要、索报”,而是要你去“奉献” !原来《说文》云“福,祐也。”是指祐人也,而非祐己也。只有先祐人,神明才会祐己啊。这《说文》,不就多一个字嘛,刻上去怕把你指头磨细了,害的我们千百年误解原意,误入歧途。还是《礼记?少仪》说的好:“为人祭曰致福。”祭祀是为了别人,而不是为了自己。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奉献出去,先让人福,才叫“致福”,最后才能追求到自己的福气,这就是“凡祭祀之致福者”(《周礼?膳夫》)。

    《老子》没有糊涂,他知道“福”字的本相,知道福报与祸报的关系,所以他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向神佛索取福报的人得到的往往是祸报,乐于吃亏的人得到的往往是福,甚至勇于承当别人之祸的人,勇于担责的人,得到的才是大福。一句话,吃亏是福,奉献是福,承担是福。吃亏本身不是福,是难受,但能得到恒久之福;奉献本身不是福,但能得到心的自在,心自在,福自来;承担本身不是福,是压力,但能减轻别人的重负,最终获得自己的幸福。

    《易经》也没有糊涂,它也知道福字的本相,所以《易经?晋卦》告诫:“受兹介福,于其王母。”你承受的大福大贵,源于你的祖母。所以你要懂得感恩,记得给先祖祀奉上香。言外之意,你的之福源于别人。如何求福?《象》曰:“晋,君子以自昭明德。”君子只有修身明德,把自己的思想和品行端正,回归家庭,回归社会,回归成一个有责任、有爱心的“人”吧!只有这样,“福”才会降临到你我的身上。可见,“修身明德”,才是我们上香敬佛的目的。如何修?《象》曰:“失得勿恤,往有庆也。”失在前,得在后,就是不要计较个人得失,不要患得患失,乐于奉献,失方有得,才有福庆。做到这样,即使祸患来临,也有贵人相助,化险为夷。

真正懂福道,布施福道的是佛。所以,真正的佛门弟子,焚香祈福,是敬佛、礼佛,并学习佛法的道理,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佛教,去普渡众生,这里面是没有任何索取的意思的,更没有功利的色彩。没有奉献,整天想着自己的利益,想着索取,不帮助别人,甚至还伤害别人,哪里有福报可言呢?有的只能是祸报啊!但是,世人上了一辈子香,懂个中道理的,又有几人呢。

    我们本该敬佛、礼佛、按佛说的道理去做!可现在却变成了拜佛、求佛,有的祈求神佛保佑他发财,有的祈求神佛保佑他升官,有的祈求自己的那点事儿不要东窗事发,还有的甚至带着小情人求平安。高香一柱通神佛,你不去求佛还好,一去,就把自己那颗丑陋、自私、贪婪的心灵,那张阴暗、虚伪、势利的嘴脸,全无保留地展示到神佛面前了。扪心自问,神佛会保佑吗?不会。没有奉献,谈何福报?没有为他人、为社会做奉献,却只求索取和享受?这不是在祈福,而是在迫不及待地祈求神佛降罪于身:“我是坏人,我是小人,我是贪官。”这样也好,不用等到死后再遭来世报了,直接祈祸到家,得个现世报。再退一步,想想也好,毕竟自首的小偷比抓了的小偷,良知未泯,罪轻一等。

    如果我们相信命运之“运”就是“规律”的表达,那么在天命,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命运,个人的命运中,就应该相信天命永远大于国命,国命永远大于人命。比如地震,海啸,台风,泥石流,等等天命之灾,你美国再强大,也无力抗天,我们只能了解它,预防它,但无法阻挡它的到来,预防的好些,生命与财产的损失小些,如果国运不及,无能为力,一场地震就会倾刻间吞噬几十万人的生命。天命能否保佑国命,取决于整个人类对自然的呵护程度,敬畏程度,奉献程度,你破坏自然,破坏生态,只索取,不奉献,必然遇到天的惩罚。国命与人命的关系,更是紧密。国不强盛,民族不兴。封建社会,女命再好,也不能出门工作。清末国穷,才遭遇了列强的瓜分。一个国家若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你个人的命运又能好到那里去呢。一场文革剥夺了所有人读书的权力,你就是博士命,也无学可上啊。三年灾祸时期,国家都穷的拉稀屎了,你还能吃饱么。国福民才安。国命对人命的保佑程度,取决于整个民族对国家的祈福与奉献。所以,祈福奉献的境界又有高低之别,为他人祈福奉献者,得到的只是个人的小福;为社会(或者集体)祈福奉献者,得到的只是中福;只有为国家、为民族祈福奉献者,得到的才是大福。孟子《尽心篇》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道出的也是我们祈福的方向,为民族祈福,为社稷祈福,为他人祈福,多做一些有益社会、有益他人的事,多做一些行善积德、慈善捐助,让更多的人受益、让社会受益,这才是真正的祈福之心、敬佛之举,也是改变个人命运的根本大法。

    一个“福”字震憾了我的心灵,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推翻了我固有的认知。一个“福”字蕴含了如此深刻的文化内涵,我彻底被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所折服!汉字,当之无愧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字!每一个汉字都传承了极其厚重的文化思想和“天机”!是我们中华民族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真怀疑,汉字的创造已非纯人力所能及,或许有“天授”的成份,这实乃我中华民族之大幸也!如能在我辈加以发扬光大,让五千年灿烂文明在我们这一代繁衍壮大,则定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无与伦比的坚实基础!
                                                           2010-10-26夜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