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滴水藏海

一个个人修炼的空间

 
 
 

日志

 
 

关于伤官见官的思考(转)  

2010-01-13 13:10:50|  分类: 八字命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官见官果难辨   可见不可见

                                       作者  黄大陆         
    记得当年初学算命不久,笔者参加某大师的命理函授,得秘传断语数条,其中一条就是“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若非坐牢,也当伤残”。将这口诀用于实践当中,开始几次均收到神奇应验,把人家算得瞠目结舌,差点吓破苦胆。后来不知咋的,这招就成了段誉的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了。好几次一逮着伤官见官就铁口直断人家有官灾、伤灾的时候,人家却轻轻摇头,说是无灾无难反而发财升官!起初也怀疑过是人家的八字时辰不准,可是随着不灵光的次数增多,也就不再坚持那份怀疑了。

    后来曾以此问题请教过圈中大师,大师用八字五行细微的旺衰变化与复杂的生克制化道理给我作了一番解释,可我还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为了以勤补拙,笔者便苦钻命学典籍。发现古人在伤官见官的问题上,论述比较杂乱,结论不甚一致。

首先,是《渊海子平》与《三命通会》等书,一再强调“伤官务要伤尽,伤之不尽,官来乘旺,其祸不可尽言。”但是随后又将伤官分成金木水火土五种类型而言,说什么“火土伤官宜伤尽,金水伤官喜见官;木火伤官官要旺,土金官去反成官;唯有水木伤官格,财官两见始为欢。”这便与“伤官务要伤尽”的前文产生了矛盾,难道金水、木火与水木这三种伤官就都不要伤尽官星吗?难道那句“伤官务要伤尽”的话仅仅只适用于火土伤官与土金伤官吗?倘若作者真是此意,哪为何在“论伤官”一章中只说“如用伤官格,干支岁运都不要见官星,如见官星,谓之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而没有附加上诸如“除金水、木火、水木伤官之外”这样的限制条件呢?

    其次,是有的人还将伤官按日元分阴阳而论。《神峰通考·伤官十论》云:“甲木伤官寅午全,火明木秀利名坚,行运最怕财官旺,见戌行来阻寿元。”瞧,这种甲木日元的木火伤官就是“行运最怕财官旺”,而同样是木火伤官的乙木日元,却是“运逢官杀转为良”。同样是火土伤官,丙火日元则“如逢水运遭伤灭”,丁火日元却是“运逢印绶连官杀,唾手成家孰与俦”。同样是土金伤官,戊土日元则“柱中格畏木来侵”,己土日元却是“运逢官杀终身福”。同样是金水伤官,“庚日伤官喜见官”,辛日伤官却是“见官见杀反为仇”。同样是水木伤官,壬水伤官喜见官,“癸水伤官怕见官”。

    此外,还有《滴天髓》的另一种说法:“大率伤官有财,皆可见官,伤官无财,皆不可见官。又要看身强身弱,合财官印绶比肩不同方可。不必分金木水火土也。”意即伤官见官时,有财就可见,无财就不可见,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伤官。

    上述说法,或自相矛盾,或相互矛盾,哪对哪错,孰是孰非,既不见有人研究,也不见有谁评判。致使莘莘学子一见伤官见官,不是胡言乱语,便是如头遭棒击,眼前一黑,不辨东西。究竟引文中哪几句是子平他老人家的原话,哪几句是后人的续貂之论呢?由于子平书传承久远,书中误传误抄之处太多,我们也无从考证。唉,真是“伤官见官果难辨”啊。

    怎么办呢?在不知子平本意的情况下,我们只能这样推想:假若金水、木火、水木这三种伤官喜见官星,那么就该存在一种“伤官喜官格”或“伤官用官格”。但是查《渊海子平》内外36格,不见此格。再查《三命通会》数十格,也无此格局之名目。只是在《三命通会·论伤官》一章里有寥寥两句谈及过“伤官用官”的话题,原文是:“伤官用官,在年月必要剥官运,在日时不宜被伤,一见被伤,祸不可言。”意即官星在年月位置,就要大运伤尽此官星,而在日时位置则不可被伤,伤则祸不可言。这里一不分伤官五行,二不分日元阴阳,三不论日元旺衰,四不论有财无财,所论的仅仅是官星在八字中所处的位置,与上文几种伤官见官的说法毫无共同之处。《子平真诠》谈及此格时说:“有伤官用官者,他格不用,金水独宜,然要财印为辅,不可伤官并透。如戊申、甲子、庚午、丁丑,藏癸露丁,戊甲为辅,官又得禄,所以为丞相之格。若孤官无辅,或官伤并透,则发福不大矣。”看看,伤官用官的范围愈来愈小了,仅仅只适用于金水伤官!而且还要“财印相辅,不可伤官并透”。意即:尽管是金水伤官,都不能没有财印相辅,也不能让伤官与官星并透天干!这样七折八扣下来,那句“金水伤官喜见官”的话就只剩下不到一折啦。

    再看书中所举的那个丞相命:戊申  甲子  庚午  丁丑。申子合不冲午火官星,丁火坐下有丑土印星化官生身,根据有官先论官的取格法则,此命就是正常的官印格。大运为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一路上地支都有财印制化伤官,使伤官无法克官破格(伤官见官,妙入印财乃解),所以命主仕路腾达,贵为丞相。应当说,此命算不上什么“伤官用官格”。

    可见啊,在古典命籍中就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伤官喜官格”或“伤官用官格”。须知正官乃属善神,为十神中至尊之贵之神,位居六格之首,以一位为佳,多则降格,七杀混则破格,还要有财印相辅,且不可遭刑冲克合,如此娇贵之物,又怎能与如狼似虎的伤官为伍并组成一格呢?《子平真诠》为什么强调伤官用官非要有“财印相辅”不可呢?不就是因为财印能制化伤官,使其不能克害官星吗?只有先把伤官制化了,正官才能立足,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既然伤官都需有财印相辅,这样不是构成伤官生财格就是构成伤官配印格,哪还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伤官喜官格”或“伤官用官格”呢?难道不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在《渊海子平》中找不到这种格局吗?

    如果上述推想成立,即:不存在所谓的“伤官喜官格”或“伤官用官格”。但如果说,无论金木水火土伤官,都要伤尽官星,伤尽便是“大贵人”,伤不尽就会破格招灾。那么,又怎样解释有些八字伤官见了官星,即使没有财印相辅,但也有吉无凶的事实呢?笔者认为,要弄清这个问题,先得弄清伤官伤尽的问题。

    何谓“伤官伤尽”?《渊海子平·论伤官》云:“如用伤官格者,干支、岁运都不要见官星,如见官星,谓之伤官见官,为祸百端。”意即四柱干支与岁运都要不见一点官星,方谓之“伤官伤尽”。《三命通会》等书均持此说法。这种说法可靠吗?前贤之言,笔者不敢妄判是非,只有拿几个实例来靠靠:

    1、明朝太祖朱元璋命:戊辰  壬戌  丁丑  丁未;

    2、工部尚书毛昶熙命:丁丑  丁未  丙子  己丑;

    3、财政总长杨士襄命:庚申  甲申  己丑  癸酉;

    4、考试院长买景德命:庚辰  甲申  己丑  己巳;

    5、外交部长胡志强命:戊子  戊午  丁丑  壬寅;

    6、上海大亨朱博泉命:戊戌  辛酉  戊戌  丙辰;

    7、建筑工人王某人命:戊戌  辛酉  戊戌  戊午;

    8、家庭妇女李某人命:戊戌  庚申  己未  戊辰;

    9、地产商人胡孟萍命:丁丑  丁未  丙午  己丑;

    10、开发公司张经理命:戊戌 丁巳  丁未  丙午。

    这十个伤官格的八字,前五命都是见了一点官星的,按说是没有伤尽官星的破格之命,然而命主却个个事业有成,富贵非凡。后五命呢,却是八字不见一点官星的伤官格命,按说就是伤官伤尽的大贵人之命,可是命主就没有一个是当官的贵命,其中第7、第8两位现如今还在使劲奔小康呢。

    为什么伤官格八字有一点官星的反而大贵,毫无官星的却不贵呢?问题就出在对“伤官伤尽”这句话的理解上。朱元璋等人的命例证实:所谓“伤官伤尽”,并非是四柱八字不能见一点官星,恰恰相反,就是需要八字见一点官星,而此官星又被伤官克尽,不能立足,且不见财印保护,方谓之“伤官伤尽”。也就是说,八字先要有官可伤,然后再谈伤尽未伤尽的问题。朱元璋的壬水无根,大运一路火土,完全伤尽了官星,所以贵气最大。毛昶熙的虽然伤尽了子水官星,但是其中年大运为癸卯壬寅,己土虽能伤尽官杀,但显然没有老朱的伤得干净。杨士襄和买景德的甲木官星坐申上,申中有壬水生甲木,也不能如老朱那样将官星赶尽杀绝。尤其是买景德的,申辰拱水生甲木,故权利更小。

    那些毫无官星的八字为何不贵呢?因为构不成伤官去官格,所能构成的格局只是伤官生财或伤官喜比,故不贵。上海大亨朱博泉的八字,因辰戌冲,丙火无根,不能构成伤官配印,只能构成伤官喜比格,走甲子乙丑运虽见官杀,因有伤官回克,使其不能克比劫而破格,故命主能在龙争虎斗的上海滩上扬名立万,成了号称“半个上海”的实业大家。入丙寅运后,印星得地,因有比劫化泄而不能构成伤官配印格,所以事业如日落西山,光辉不再。最终成了一个住在棚户区、长期被群众监督劳动的杂务工。

    家庭妇女李某人之命,和朱博泉的基本相同,只因大运逆行火地,既不能构成伤官配印格,也破坏了伤官喜比格,所以事业无成,生活艰辛。丙辰运离婚后,茕茕孓影,清苦度日。只有入乙卯运后,格成食伤制杀,命主才开始做点小生意,日子也才随之有了一些生机。

    建筑工人王某人的命,乍看也和朱博泉的差不多,可是细看就不同了。王某之命时支为午,这就会引出戌土中的丁火印星,通过酉戌害而克制伤官,构成伤官配印格。可惜大运顺行,一路水乡,破了伤官配印格,所以只有整日挑砖担泥的干苦力活了。

    至于地产商人胡孟萍和某公司经理张某人的八字,属于伤官生财格,没有印星,所以只富不贵。胡命有丑土两个金库,火生夏天金叠叠富有千钟,故发巨财。张经理的八字无财,仅靠运途遇财,所以发财不巨。

    整明白了伤官伤尽的问题,我们尚需弄清楚另外四种格局,即:去官就食格、伤官驾杀格、杀邀食制格与去官存财格。倘若弄不清这四种格局,碰上了伤官见官恐怕还是会不知所措的。

    什么是去官就食格呢?就是当月令为一位正官时,有食伤破了官格,于是去官不用而转用食伤。例如体坛飞人刘翔命:癸亥  己未  壬寅  乙巳。月令一位正官被时干乙木伤官克坏,格成去官就食,不走仕途走艺途,功成名就。又如影坛大腕周星驰命:壬寅  丙午  辛卯  壬辰。也是去官就食格,命主从1992壬申年的伤官见官年起,就在影坛大放光彩,发财无数,由过去跑龙套的“星仔”蜕变成了万众瞩目的“星爷”。像这种去官就食格的命,就没有伤官见官为祸百端的不幸。

    什么是伤官驾杀格呢?就是伤官当令,八字有七杀或两个以上官星与之相抗,无印星化杀。此格在《渊海子平》里叫“伤官带杀格”。注意:八字有了两个以上官星时,即以杀论,而不以伤官见官论(有字清格者例外)。这就是《三命通会·论伤官》所云“伤官若见官星重叠,莫作官星论”之意。例如少将旅长陈孝威命:癸巳  癸亥  辛亥  癸巳,以及明孝宗皇帝朱祐樘命:庚寅  甲申  己卯  甲子,就属于官多为杀不怕伤官见官的贵命。

    什么是杀邀食制格呢?就是七杀或官星(必须是两个以上)当令,邀食伤来制的一种贵格。如明朝兵部尚书黄光升命:丙寅  庚寅  乙酉 丁丑,酉丑合,庚官以杀论;礼部侍郎杜拯命:戊寅  戊午  癸巳  甲寅,干透二官,不忌伤官;清朝观察使吴渔川命:乙丑  辛巳  甲午  丁卯,看似只有辛官一位,实则巳丑合金,官多为杀,反喜丁火伤官;某女命:癸卯  己未  壬午  壬寅。月令己未为一个官星,日支午火中己土为另一个官星,官多成杀,走癸亥运时,亥卯未三合伤局制杀,命主经商成富婆,拥资上千万,并无伤官见官之祸患。

    什么是去官存财格呢?就是月令为财,但有官星泄财破格,这时若有食伤去掉官星,保护财星,就叫去官存财。譬如汲金纯命:己卯  癸酉  丙辰  戊戌,月令酉金为财,上有癸水官星破格,喜年时有食伤去官护财,这样不用官星而用财,财旺自能生官。故命主于己巳戊辰伤官运中由营长升至上将军长,都督热河,坐镇一方。又如陈绍宽命:己丑  癸酉  丙辰  甲午,同汲金纯的一样,都是去官存财格,命主在己巳伤官运中官升海军总司令。

    当然,还有正常官格的清格问题,也是不可不知的。《渊海子平·正官格》云:“正气官星,切忌刑冲,多则论杀,一位名真”。意即正官除了怕刑冲克合之外,还以一位为宜,两位以上则以杀论,若有食伤等字清格也行。比如明朝尚书林瀚命:甲寅  戊辰  癸酉  丙辰,甲木伤官去掉月干戊土官星,留下时支辰土一位官星为用,伤官能清格而不坏格,故命主一生顺遂,官高一品。又如民国总理熊希龄命:庚午  癸未  庚申  丁亥,癸水伤官伤掉时干丁火官星,留下年支午火一位官星,这样格局更清,所以命主大贵。

    此外,我们再回头看看伤官与官星相互所处的位置问题。《三命通会·论伤官》云:“在年月必要剥官运,在日时不宜被伤,一见被伤,祸不可言。”这种官星在年月就要伤尽,在日时却不能被伤克的说法,有什么道理吗?初看似乎是经验之谈,没什么道理,但是仔细想想古人对财印的论述,便觉得其中另有道理了。《四言独步》云:“先财后印,反成其福;先印后财,反成其辱”。意即财星当令的财格,若在日时位置配之以印星,叫“先财后印”,主人发福异常,没有财坏印的种种不吉。而印星当令的印格呢,若在日时有财,即为“先印后财”,这样就会破坏印格,产生财坏印的种种不吉。看看,同样是财星克印,仅因在八字上的先后位置不同便使吉凶结果完全相反,这说明八字的格局组合是多么重要啊,所谓的“平衡用神”论者恐怕是想破脑壳也想不到这一层面的。

    例如南宋名儒、大学士真德秀命:戊戌  壬戌  乙亥  己卯;明朝礼部尚书夏邦谟命:丙午  戊戌  乙亥  癸未,均为先财后印,故二人均为进士出身、官高名显的栋梁之臣,没有财坏印的种种祸患。而另外两个男命分别为:戊戌  乙卯  丙申  辛卯;癸亥  乙卯  丙申  丁酉,均为先印后财,故此二人均为大字不识的文盲,前者为病病歪歪的油漆匠,后者为辛辛苦苦的老农夫,都是因为财星坏了印星啊。

    财印是这样,官星与伤官的关系是否也是这样呢?如果说伤官格的官星居于年月,又伤之不尽,则祸患百出,但若居于日时则虽伤官见官而无祸患,这样说对吗?按理说应该如此,因为年月为先、为根苗,日时为后、为花果,官星居于日时就表示最终结果还是伤官没有伤着官星。

    例如明代大画家、礼部尚书董其昌命:己卯  丙寅  乙卯  庚辰,月令伤官,时干正官,命主不仅没有伤官见官之祸,反而在辛酉庚申运中贵出于众人之上。

    某男命为:己巳  丙寅  乙酉  庚辰,与董尚书命极其相似,区别只是董命官星无根而此命的有强根,但此命主一生也没有伤官见官的飞灾横祸,他是个一教终身的普通教师,没有当过什么官儿,晚年走辛酉庚申运时饱受筋骨风湿病的折磨,一变天就疼得直叫唤。谁说乙木日元的伤官“运逢官杀转为良”呢?

    另有女命为:甲午  丙寅  乙巳  庚辰,也是先伤后官的组合,区别是庚金官星在巳有根,只是比己巳造的男命根轻了许多,虽然此命主也是几十年的老教书匠,但在辛酉庚申运中却因办幼儿园成功,成了千万富婆。而且一生没有官非横祸,婚姻也算稳定。

    还有某女命为:乙巳  己丑  丙子  癸巳。月为伤,时为官,大运一路为庚辛壬癸,伤官不尽,然而命主也无伤官见官的种种不吉。高中毕业后,命主夫妇一直做茶叶生意,至今家有存款数十万,小日子也算过得顺溜。夫妻俩虽然吵吵闹闹,至今也还没有离异。谁说丙火日元的伤官“如逢水运遭伤灭”呢?

    从上述几个命例可以看出,凡是先伤后官的八字,不管官星根轻根重,均不以伤官见官破格论。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伤官是可以见官的。但也并不是喜见官星,相反,命局官星根轻者格高,根重者格低。实际上这种格局就是伤官去官格或伤官带杀格,当岁运去尽官星时就是伤官去官格,当岁运逢官杀时就是伤官带杀格。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伤官喜官格。

    看过了几个官星在日时的命例,我们再看几个官星在年月的八字:

    明末巾帼英雄刘淑英命:己未  乙亥  壬子  辛丑,年柱官星遭月柱伤官直克,时柱辛金被壬水化泄,不能制伤,伤官克官且不能克尽,便无好命也。命主学书学剑,文武双全,不让须眉。无奈命运不济,少年丧父,新婚丧夫,罄尽家资支援抗清队伍,携老牵幼四处逃难数年。中年后卜居山间,侍母课子,老死林泉。

    男命甲:己未  乙亥  壬辰  癸卯。同刘淑英的一样,也是年月伤官见官,只是此命伤官更重,命主自癸酉运乙亥年16岁起就患上了精神病,至今还见人就打,人莫敢近。

    男命乙:乙酉  辛巳  戊戌  丁巳。月令印伤齐透,只因丁火被戊土化泄,巳酉合金,难以构成伤官配印格。年月干伤官见官,以伤官去官格论,走东北方运又不能将官星伤尽,因此命主先后欢欢喜喜的生了五个儿子,竟然又都凄凄惨惨的一一夭折了。由于妻星喜神不现,老婆还是个盲人。这事儿整得他经常头痛欲裂,好几次差点进了精神病院。谁说身旺就可以伤官见官呢?

    男命丙:丁巳  癸丑  庚辰  丁亥。年时有两个丁火官星,本当以伤官驾杀格论,可惜时干丁火被其坐下亥中壬水合去,只留下年干一个独官,而且还自坐巳火强根,使伤官不能将其伤尽。所以便成了伤官见官为祸百端的烂命。命主打小叛逆成性,肆意妄为,人见人怕。自13岁庚午年起,就因偷盗行劫进了局子,此后就像是跟警察成了亲戚似的常来常往了。谁说金水伤官喜见官呢?

    明朝刑部尚书王崇古命:乙亥  辛巳  戊申  庚申。月透伤官,直克年干官星,格取伤官去官。26岁辛丑年伤尽官星,高中进士,任刑部主事。40岁乙卯年格成伤官驾杀,官升常州兵备副使。49岁甲子年晋级右佥都御史。60岁乙亥年擢为刑部尚书。谁说身弱就不能伤官见官呢?谁说土金伤官就得一定要伤尽官星呢?谁说戊土日元的伤官“柱中格畏木来侵”呢?

    明朝礼部侍郎吕楠命:己亥  己巳  丁未  丙午。年月两透食神,冲克年支亥水独官,以伤官去官格论。29岁戊辰年伤官高透,去尽官星,大魁天下,职任翰林修撰。,43岁壬午年正官透出,伤官见官,命主被贬职为解州判官。之所以不死,是因为官星无力反抗,伤官对其实行了“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政策。晚年走子癸亥运,格成伤官驾杀,官升礼部侍郎,最后善终。谁说火土伤官就非要伤尽官星不可呢?

    可见啊,伤官可不可以见官的问题,与伤官的五行类型无关,与日元的阴阳无关,与日元的旺衰也无关,只与格局成败和官星所居的位置有关。只有熟悉了各种格局的成败条件,及先伤后官等问题,才能真正推断准(而不是瞎碰准)伤官见官的吉凶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